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:43.弗林.致命时刻

小说: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:驿路羁旅 更新时间:2019-03-12 16:39
  
  平心而论,小尤娜决定要通风报信,那么她穿越世界的速度绝对不能算慢。
  别看这小幽灵平时调皮捣蛋,讨厌一切和学习有关的事情,总是撺掇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和她一起享受生活,但每天都被泰瑞昂耳提面命,偶尔的亲自监督,也让尤娜的“战斗技艺”比之前提升了很多。
  当然,泰瑞昂也没有指望尤娜这样的幼生体幽灵能达到很强大的地步,他对于尤娜的要求很简单,只要在平日里乱跑乱玩的时候,遇到危险,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回死界,或者支撑到他赶去帮忙就可以了。
  所以尤娜平日里训练的内容也很单一...泰瑞昂要求她用尽一切方法,来不断的加快她打开死界裂痕的速度,最好能达到随时随地“秒开”的程度,尤娜没有让泰瑞昂失望,这孩子是被泽拉关注过的存在,而众所周知,泽拉从不会将自己的目光放在凡夫俗子身上。
  也就是说,小尤娜自身的天赋是很强大的,只是她自己不愿意上进而已。
  但饶是如此,在这个冰冷的夜色里,尤娜还是在短短5分钟之内,就从位于破碎群岛上空的黑暗神殿,通过连续7次“死界漫游”,最后以一种极其隐蔽的方式,出现在了库尔提拉斯王国西方大地德鲁斯瓦山区与海洋接壤的边缘,一座名为安利港的港口小镇中。
  尤娜像个专业的小刺客一样,带着黑色的半覆式面巾,只露出两只明晃晃的大眼睛,她在一闪而逝的紫色裂痕中从天而降,掉落在安利港最大的酒馆顶部,这小家伙趴着烟囱,探头探脑的向下张望。
  她并非在小镇中寻找弗林的位置,她很清楚的知道弗林住在哪里,她是在查看奥蕾莉亚麾下的萨莱茵们是不是已经来到了这里。
  小幽灵愿意为自己的朋友泰莉娅帮忙,但如果要冒着正面冲撞奥蕾莉亚的风险的话,尤娜绝对会第一时间把弗林卖掉...在整个黑暗神殿里,捣蛋鬼尤娜堪称天不怕地不怕,惟独害怕平日里很温柔的鲜血主母,她见过奥蕾莉亚生气的样子,连泰瑞昂都要绕着走。
  “还好还好,奥蕾莉亚还没来?!?br/>  尤娜拍了拍胸口,舒了口气,她左右看了看,然后又一次闪身消失在了原地,再次出现时,这小幽灵双手叉着腰,便站在了熟睡的弗林.法温德的床头,周围那不算优雅的陈设,显示这地方应该是在旅馆的某个房间里。
  而闻名整个库尔提拉斯的“财宝猎人”弗林船长,这英俊的男人此刻正处于宿醉酗酒的糟糕状态里,但他的仪容却不算糟糕,这家伙属于海盗传说中那种很有魅力,很有男人味的家伙,有着奶油小生一样的长相,但常年的航海生活,给这粉头嫩脸增添了一丝彪悍与野性。
  他的胡须也不像其他海盗那样乱糟糟的,而是被精心打理成了两撇小胡须,很符合他的气质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虽然因为宿醉而稍有些散乱。
  在他的床铺旁边,堆着一个开口的小麻袋,里面装满了闪耀光芒的古代金币和宝石,那是弗林在几天前,伙同一些洗手上岸的老海盗们,在斯托颂谷地的某个泥沼里找到的“宝藏”,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,这一小袋宝石和金币堪称价值连城。
  而就算在酗酒之后最深沉的睡眠中,弗林也保持着一个航海者应有的警惕,他的一只手看似枕在头颅下,但在枕头的遮掩中,那手掌里,却握着一把闪闪发亮的,上满了子弹的黑色左轮枪,以弗林的枪法,只要惊醒他的人不超过5个,他就能保证自己安全逃离。
  “但可惜呀!你这倒霉的混蛋...这一次你要面对的,可不是区区一把左轮枪就能解决的麻烦??!”
  小尤娜故作冷酷的哼了一声,极其娴熟的将弗林脚下的宝石袋扔进自己的储物空间里,然后跳起来一个飞腿,踹在了睡得正香的弗林船长的左腿上,惊得弗林从船上跳起,手中的左轮枪也在瞬间对准了尤娜的脑袋。
  不过在看清楚此时的刺客打扮的尤娜之后,弗林眼中的杀意立刻消失,就像是犯人一样举起双手,示意自己认输了。
  自从命运的恩许,让他和泰莉娅相遇之后,一切的事情都变得很美好,惟独小尤娜,弗林真的是被这个神出鬼没的小家伙整的毫无脾气了。
  “那么,今天尤娜大人来我这里又是为什么呢?”
  弗林放松的靠在床边,将手中的枪扔在桌子上,然后顺手打开了一瓶朗姆酒,打算漱漱口,看着他一脸悠闲的样子,尤娜内心的火气就噌噌向上涨,她蛮横的跳上桌子,一把将弗林手中的酒瓶抢了过来,然后指着惊讶的弗林,大声尖叫道:
  “弗林.法温德,你的事发了!你快完蛋了!”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
  弗林瞪大了眼睛,他搞不清楚尤娜在玩什么,而尤娜则晃了晃手里的酒瓶,她嗅了一口那朗姆酒的味道,然后满脸厌恶的将这昂贵的美酒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里,她抱着双臂,看着眼前的弗林,而弗林,则一脸惋惜的看着自己被扔进垃圾桶的美酒。
  那可是他昨晚和那群老海盗拼酒赢来的最好的“战利品”。
  “你和泰莉娅谈恋爱的事情被她父母知道了!”
  尤娜瞥了弗林一眼,她大声说到:
  “泰莉娅的爸妈气坏了,她妈妈正在到处找你,而她爸爸已经找到了她的养父和生父,正谋划着该怎么把你切成片去喂狗!泰莉娅想?;つ?,结果被禁足了,这还连累了多尔南和凡妮莎,你完蛋了!弗林,这世界上再没有谁能?;つ懔?,趁着还能跑的时候,赶紧跑吧!”
  “什么?泰莉娅被禁足了?”
  听到这消息,弗林才紧张了起来,但他并非为自己的命运而紧张,他依然在担心自己的爱人,尽管,他的这种担忧几乎毫无意义。
  “别想了!快走!”
  尤娜将一个已经装好了东西的包裹扔给了愣在原地的弗林,小幽灵手舞足蹈的喊到:
  “现在就出海!以最快的速度去帝国腹地,找个最偏远的山区隐姓埋名!如果可以,找个最幽深的墓地把自己埋起来,也许几年之后,就没人记得你了,那时候你就自由了?!?br/>  弗林抱着尤娜扔过来的包裹,突然而来的冲击,让弗林的思维有些卡壳,他被尤娜推着走到了门口,而就在要离开的那一刻,弗林船长转过身,那个睿智的灵魂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躯壳里,他严肃的看着尤娜,他问到:
  “我走了,泰莉娅怎么办?”
  “泰莉娅不会有事的!”
  尤娜狠狠的推了一把弗林,她叫到:
  “泰瑞昂虽然没说过,但我知道在他的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里,他最欣赏泰莉娅的灵魂,而且还有奥蕾莉亚护着她,她最多被禁足一两年,只要她答应断掉和你的关系,这个世界就没人能伤害她?!?br/>  “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你!”
  小幽灵在脑海里拼命回忆着多尔南和凡妮莎在临行前,教她的那些话,她双手交叉,挡在弗林面前:
  “泰莉娅内心里本来就有执念,一旦你被抓回去,矛盾一旦被激化,那个傻丫头很可能会做出过激的事情,到那个时候,一切都没办法挽回了...快滚!总之!当初我们让你和泰莉娅见面就是个错误!现在这个错误该被修正了!”
  “什么?你说什么?尤娜!”
  弗林听到了那个刻入骨髓的名字,他猛地瞪大眼睛,他厉声问到:
  “你刚说谁?泰莉娅的父亲是谁?泰瑞昂?泰瑞昂.黎明之刃?黯刃的大领主?”
  “呃,糟糕,说漏嘴了...”
  尤娜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,这小笨蛋在关键时刻还是出了岔子,但看着弗林.法温德那蓝色双眼中跳动的愤怒,小幽灵尤娜干脆心一横,不管不顾的尖叫到:
  “是又怎么样?没错,当年就是泰瑞昂杀掉了整个自由镇的臭海盗,杀光了你所有的朋友!但那又怎么样?你要为他们报仇吗?你要去送死吗?你死了不要紧,但泰莉娅怎么办?你要毁掉她一辈子吗?”
  “你女朋友的第一个养父是死海舰队的少将,塞勒斯统帅着足以覆灭人类的最强大舰队三分之一的力量!”
  “你女朋友的亲生父亲是遗忘诸王的议长,伯瓦尔规划着整个世界的未来秩序,他的一句话可以轻易毁掉一个王国!”
  “你女朋友的最后一位养父是泰瑞昂!死界大领主!真正的死神之神!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毁掉你目光所及之处的所有世界...弗林!看在你送我的那些好看的漫画的份上,我最后提醒你一次!看清现实吧!”
  一向糊涂的小幽灵那璀璨群星一样的眼中,此刻闪耀着一抹悲哀与怜悯,就好像这个永远11岁的小家伙在这一刻突然长大了一样,她咬着牙,一字一顿的,将凡妮莎教她的话原原本本的喊了出来,那话语组成的恶毒长剑,也狠狠的刺穿了弗林的灵魂:
  “不管你再怎么努力!不管你再怎么拼命!”
  “你都不可能碰触到泰莉娅的哪怕一根头发??!”
  “你们!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?。。?!”
  “砰”
  面色惨白的弗林就像是被一记重锤砸中灵魂,他步履踉跄的后退,最后跌倒在了墙角,而小幽灵尤娜则因为激动的情绪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然而,就在下一刻,尤娜就像是突然回魂了一样,她感觉到了周围不正常的寂静。
  这小幽灵像是一只被吓到的小松鼠一样,猛地窜到了身后的墙壁上,紧紧贴在那里,银色的长发都散乱开,就像是嗅到了可怕的天敌一样。
  还没等尤娜喊出声,紧闭的房门在这一刻被突然推开,带着白色面具的娜萨走入房间中,她观察了一下房间内部的情况,然后如训练有素的军人一样,为身后的“贵客”让开了道路。
  身穿一袭血红长裙的鲜血主母奥蕾莉亚如最高贵的贵妇人一样,漫步走入这房间中,她看也不看脚下的弗林,而是用一种欣赏的目光,看着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小尤娜。
  “啪啪啪”
  万籁俱寂之间,奥蕾莉亚鼓起了掌,她看着尤娜,她轻声说:
  “你这不老实的小家伙,你那副没心没肺的姿态骗过了所有人,小尤娜...你真的很不乖?!?br/>  “但我不得不承认,刚才那一席话,说的真好!”
  说完,鲜血主母转过身,她身后的鲜血侍女立刻为主母送上黑色天鹅绒装饰的靠背椅,奥蕾莉亚坐在椅子上,她那双血红色的眼眸盯着弗林,年轻人弗林,也看着眼前这一看就很不好惹的精灵。
  但弗林眼中并没有多少恐惧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平静,他似乎,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结局。
  “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?!?br/>  鲜血主母感叹道:
  “怪不得能把我可怜的女儿迷得失魂落魄...但很遗憾,弗林,你得跟我回去,我的丈夫,以及泰莉娅的另外两位父亲,都在等着你...”
  “若我不呢?”
  弗林咬着牙,扶着墙壁站起身,他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自己脖子上,他说:
  “我已知晓,我是泰莉娅的累赘,但我宁愿死在这里,也不会去向杀了我朋友的暴君卑躬屈膝!”
  “随你便吧?!?br/>  年轻人的威胁根本没让鲜血主母的眼睛眨一下,奥蕾莉亚平静的说:
  “对于我们而言,生死早已经失去了意义,你可以杀死自己,但那只不过是让你多受些苦而已...另外,在你伤害自己之前,我建议你看看窗外...年轻人?!?br/>  弗林下意识的扭过头,在那百叶窗的缝隙之间,他看到了窗外的城镇,整个喧闹的安利港在这一刻静若墓地,在旅馆前方的空地上,整个港口里的1000多人都站在那里,包围他们的,是数百名身穿黑色制服的萨莱茵,这些鲜血精灵手中握着致命的重武器,只要一声令下,这1000多人绝无生还的可能。
  “自己屈服总好过让无辜者为你的幼稚付出代价...弗林...”
  鲜血主母闭上了眼睛,挥了挥手中合起的血色扇子,她轻声说:
  “我只问你一次...”
  “你,到底是受谁指使,出现在我女儿的生活中的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• 为何“最美晚霞”总在暴雨后? 2019-03-20
  • 枫林桥还是龙华?赵世炎烈士关押、牺牲地细究 2019-03-19
  • 高夫、赵照《在火光中唱歌》 两个男人唱响不屈态度高夫 赵照 在火光中唱歌 2019-03-19
  • 采用承载式车身 曝上汽大通全新SUV谍照 2019-03-18
  • 哈哈,较之“莫须有”来还是有点法制意识的嘛! 2019-03-18
  • 山西人事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3-17
  • 陈小林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7
  • 这里是乌鲁木齐市交警指挥中心,欢迎参与交通管理问题! 2019-03-16
  • 2015第十届中国常州先进制造技术成果展示洽谈会——中国常州网专题 2019-03-16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的自由是既不受他人支配也不支配他人。大雨童鞋能懂么? 2019-03-15
  • 望京昆泰酒店携手携程推出京城首家VR特色客房--旅游频道 2019-03-14
  • 外交部:文莱外交与贸易部第二部长艾瑞万将访华 2019-03-13
  • [安徽新闻联播]安徽:“五纵九横”高速网 畅通美好生活“幸福路” 2019-03-12
  • 歌曲《梨花又开放》将由中马歌手共同演唱 亮点提前看 2019-03-11
  • 多一分礼让 增一分顺畅(关注斑马线治理) 2019-03-10
  • 201| 95| 394| 534| 619| 319| 676| 183| 553| 204|